天道酬勤成大家

——周克臣侧记


瘦 玉

  周克臣,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至今未曾谋面,心久仰之。
  记得是2003年前后,因诗社事务去新邵一中,在校长办公室见到过一幅很抢眼的行书条幅,观其作品用笔刚劲沉稳,结体平和端庄,气势俊雅飘逸。细看题字落款,方知就是被文艺界誉 为 “文学、书法、摄影三栖文人”的周克臣。2008年秋,笔者有幸拜读了克臣先生新著《淡云灯影》文集,对克臣先生有了较全面的认知,倍感钦佩之。  

  周克臣,1946年出生于湖南新邵县爽溪乡(现为潭溪镇)大坝村。高小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离家乡近50公里的新邵县第一中学就读,初中毕业后,轻松地考上了高中,但因家庭困难辍学了。然而,他在家一边劳动一边千方百计搜集书本,周围数里之内,凡能借到的书都借来看。白天农作之后,便到书本中去寻找安逸。晚上,面对黑黝黝的山峰上的冷月与寒星,他常发奇想:我将来能否成为写文章的人呢?
  历史给了他这样的机遇。
  1964年夏,克臣先生被吸收到四清工作队。1967年,被安排到新邵县革委会通讯报道组工作,成为“写文章”的人了!而且第一篇文章是登在《湖南日报》第一版。1972年夏,他从新邵县坪上公社党委书记的岗位上被省委组织部选调到省体委工作。不久又推荐当了《体育报》的通讯员。于是,常有通讯报道在《体育报》上发表。到1978年夏,正式调任《体育报》专职记者。1985年春回省体委群众体育处任副处长。1989年任省体委科教宣传处处长兼《体坛周报》社社长。1995年后任省体委群体处处长、湖南省体育总会副主席、 湖南省体育局助理巡视员等职。2007年6月,湖湘文化艺术院正式注册成立,克臣先生就任湖湘文化艺术院首任院长。
  在这诸多名副其实的头衔后面,充分展现了克臣先生的勤奋、毅力和才华。
  时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湖南省副省长潘贵玉以《人格的力量》为题,为克臣先生的《谈云集》作序。在序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克臣少年时代,家境贫苦,但他没有因失学而颓废为命运的奴隶,而是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机会,发奋读书,终于自学成才。年轻的时候担任过公社党委书记,很有些建树,那里的群众至今还惦念着他。后来选调到省体委,多年从事群众体育工作,较系统地提炼了群众体育工作理论。虽然没有大学文凭,却成为中国体育报驻湖南省的第一位专职记者。后来又主持《体坛周报》,使报业得到迅速发展。他是湖南省十佳体育记者之一,在全国小有名气。湖南省作家协会接纳他为会员,湖南省摄影家协会选举他为理事,湖南师范大学聘请他为兼职教授。他继新闻作品集《方城集》出版后,《淡云集》又问世了,还主编了《湖南体育科学》杂志和多部体育专著。他以文为乐,寻趣书林,学而不厌,十分可贵。他是记者、编辑、作家和摄影家,而主要从事的却是政府机关的管理工作。他的经历,使他经常与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他也到过国外一些地方。在不同的人面前,他都表现出一种不卑不亢、蓬勃向上的热情。他用他的笔歌颂他所赞美的人及他们的人生。在他的笔下,有乐于献身于民族的振兴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身居高位的人民公仆,亦有全心全意为社会、为人民服务的有血有肉的普普通通的平常人。……作者的这股热情来自于他的独立的人格精神。这种独立人格,使他能进行独立思考,而不是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人云亦云,表现出他的理论水平和实际工作才能。
  原湖南省委副书记的文选德在克臣先生的文集序言中是这样评价的:克臣同志是我省第一位专职体育记者,在体育这块阵地上,他用一杆笔纵横捭阖,挥洒自如。在《体坛周报》第一任社长的五年任期内,该报每期的发行量由原来的5000份跃升至25万份。从事全省体育管理工作后,又相继出版了《方城集》、《淡云集》、《脚步·人物专访集》、《摄影艺术集》和《书法艺术集》。数十年来,他读书不息、笔耕不辍,写下了体育新闻、体育文学、体育工作专访和论述共百余万字,摄影和书法也步入了艺术殿堂。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谭谈说:一个人能创造一个肉体生命以外的生命,有所建树和成就,且这些能成为社会的财富,你的生命就永恒了。克臣这样去做了,他的作品就是他永恒人生的象征!
  周克臣写得一手好字,写得一手好文章。此人实在谦虚,极具组织才能,多才多艺。我总免不了惦念他。这是曾任《中国体育报》社社长、总编辑,人民体育出版社社长鲁光对克臣先生的印象。
  著名摄影家、摄影评论家安烈对克臣先生很是推崇:可以这样认为 , 不论是纷繁的社会生活,还是人的力量、智慧、品质和才能的表现,抑或是大自然的风光景物,甚至流水边的小草和虫鱼……一旦进入克臣的摄影镜头,就有了思想、有了感情、有了语言、有了生命……他的思想、准则和人格无不可从他的作品中找到答案。无疑,他的摄影作品给中国摄影事业的发展描绘了重彩的一笔。
  克臣先生的书法挺拔飘逸,众多书法大家都对他的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姜儒振评曰:“布局合理,章法明快,线条舒朗,结体独特,法度自然,毫无雕琢之意”;颜家龙则一语中的,点出了克臣先生书法的精髓所在:“有二王之遗风”。
  克臣先生素爱古典诗词。他的书房里,挂着一幅当代书法名家颜家龙先生的书法长卷,其上书有: “ 腹有诗书气自华 ” 的诗句,克臣先生将这句诗终身奉行为座右铭。他的每幅摄影作品下面均自题短语,形同汉俳,韵味悠长。新著《淡云灯影》里的每一篇纪实报道和人物专访都以诗词名句为题,文章诗情洋溢、意境清新。
  克臣先生能向长辈虚心学习,为领导运智铺谋,对同事充分信任,干事业激情满怀。所以他每一项工作都能深入基层、求是务实、兢兢业业、出色完成。
  克臣先生在出色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能在多个艺术领域达到如此高的造诣而赢得领导的赞赏、专家的肯定、晚辈的景仰,实为难能可贵。他这种锲而不舍、勤奋自学的精神,堪为当代年轻人求学上进之楷模。由此,我深信:在克臣先生因退休而获得更多的自由时间里,他的人生境界和艺术追求会更臻完美。

周克臣摄影
周克臣摄影
周克臣书法
周克臣书法
周克臣书法